当前位置:湖南楚信律师事务所经典案例其他犯罪 ≡ 浏览文章
其他犯罪

经典案例

产权案:“HONDAKIT”定牌加工侵害商标权纠纷
时间:2020年05月18日 |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 点击:次 | 字体:

产权案:HONDAKIT”定牌加工侵害商标权纠纷

 

典型意义

 

涉外定牌加工是重要的出口贸易模式。涉外定牌加工贸易中商标侵权问题备受国内外关注,各地法院涉及此问题的案件较多,判决的结果及理由不尽一致。

最高人民法院在本案中明确,商标使用行为是一种客观行为,通常包括许多环节,如物理贴附、市场流通等等,是否构成商标法意义上“商标的使用”应当依据商标法作出整体一致的解释,不应该割裂一个行为而只看某个环节,要防止以单一环节遮蔽行为过程,要克服

以单一侧面代替行为整体。不能把涉外定牌加工这种贸易方式简单地固化为不侵犯商标权的除外情形。

本案判决正确反映了“司法主导、严格保护、分类施策、比例协调”的知识产权司法政策导向,有利于营造高质量发展的知识产权法治环境,对今后类似案件的审理具有借鉴意义。

基本案情

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简称本田株式会社)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取得第314940号、第1198975号、第503699等三枚涉案商标,分别核定使用在第12类车辆、摩托车等商品上。后海关查获重庆恒胜鑫泰贸易有限公司(简称恒胜鑫泰公司)委托瑞丽凌云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申报出口的标有“HONDAKIT”标识的摩托车整车散件220辆,申报总价118360美元,目的地缅甸,该批货物系由缅甸美华公司授权委托重庆恒胜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恒胜集团公司,与恒胜鑫泰公司系母子公司关系,法定代表人均为万迅)加工生产。本田株式会社遂以恒胜鑫泰公司、恒胜集团公司侵害其商标权为由,向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经审理,一审认定构成侵权,判决恒胜鑫泰公司、恒胜集团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连带赔偿本田株式会社经济损失人民币30万元。恒胜鑫泰公司及恒胜集团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本案被诉行为属于涉外定牌加工行为,故不构成商标侵权,并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本田株式会社的诉讼请求。本田株式会社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提审本案后,判决撤销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争议焦点

一、恒胜鑫泰公司、恒胜集团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是否属于涉外定牌加工行为。

二、恒胜鑫泰公司、恒胜集团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使用行为。

三、恒胜鑫泰公司、恒胜集团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侵权。

裁判理由

一、恒胜鑫泰公司、恒胜集团公司所实施的行为不是商品销售行为而是涉外定牌加工行为。首先,恒胜鑫泰公司与美华公司签订的合同,名为《销售合同》,实为涉外定牌加工行为。合同明确约定了产品名称、数量、单价、总价、发运目的地等。这些合同条款符合定牌加工的定做条件。其次,恒胜集团公司与恒胜鑫泰公司之间在涉案产品问题上并非销售关系,恒胜鑫泰公司系恒胜集团公司控股的子公司,负责为该批产品办理出口事宜,这样的安排属于恒胜集团内部的业务安排,美华公司明确知晓该情形,这从其给出的商标使用授权书便可知悉。此外,缅甸公民**孟昂在缅甸享有涉案“HONDAKIT”注册商标权,而恒胜集团获得了缅甸公民**孟昂的商标使用授权。

二、恒胜鑫泰公司、恒胜集团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使用行为。商标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的“用于识别商品来源”指的是商标使用人的目的在于识别商品来源,包括可能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和实际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

商标使用行为是一种客观行为,通常包括许多环节,如物理贴附、市场流通等等,是否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的使用”应当依据商标法作出整体一致解释,不应该割裂一个行为而只看某个环节。在生产制造或加工的产品上以标注方式或其他方式使用了商标,只要具备了区别商品来源的可能性,就应当认定该使用状态属于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的使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所称的相关公众,除被诉侵权商品的消费者外,还应该包括与被诉侵权商品的营销密切相关的经营者。本案中被诉侵权商品运输等环节的经营者即存在接触的可能性。而且,随着电子商务和互联网的发展,即使被诉侵权商品出口至国外,亦存在回流国内市场的可能。因而恒胜鑫泰公司、恒胜集团公司的这种使用行为可能在中国境内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这也属于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使用行为。

三、恒胜鑫泰公司、恒胜集团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商标的基本功能是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识别功能,侵犯商标权本质上就是对商标识别功能的破坏,使得一般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从法律规定来看,商标侵权行为的归责原则应当属于无过错责任原则,且不以造成实际损害为侵权构成要件。商标法规定的“容易导致混淆的”一语,指的是如果相关公众接触到被诉侵权商品,有发生混淆的可能性,并不要求相关公众一定实际接触到被诉侵权商品,也并不要求混淆的事实确定发生。所以,被诉侵权行为构成商标侵权。

                    裁判结果

综上所述,最高人民法院如下判决:

一、撤销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云民终800号民事判决;

二、维持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6)31民初52号民事判决。


分享按钮